“创新”业务变脸 新国都迎商誉挑战-中国的真实穿越事件

“创新”业务变脸 新国都迎商誉挑战 • 

“创新”业务变脸 新国都迎商誉挑战

原标题:“创新”业务变脸 新国都迎商誉挑战

“创新”业务变脸 新国都迎商誉挑战

随着上市公司进入年报预告密集期,商誉减值带来的业绩变脸又开始浮现。  综合支付服务商新国都(300130.SZ)近期做出业绩修正公告,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亿~4.38亿元,同比增长61.37%至76.5%,下修至净利润2.3亿元至2.6亿元,同比增长-7.21%~4.89%。下修业绩后,公司次日股价跌停。  根据新国都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导致业绩下调的原因来自对两家子公司1.8亿~2.1亿元的商誉减值计提。  新国都可视为电子支付硬件服务商向产业链上下游拓展样本公司。2014年开始,公司围绕电子支付产业链先后收购多家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并通过并购嘉联支付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试图打造协同的产业链闭环。  与资本市场活跃形成对比,2017年以来,其主业POS终端制造的市占率及相关业绩开始萎缩,此前打造协同的战略的征信板块已经剥离,而上述两项曾经对市值推动和管理起到重大作用的概念业务,在商誉减值阴影下,盈利的可持续性也画上了问号。  高溢价收购板块业绩变脸  根据回复函,新国都的业绩下调来自其对子公司长沙公信诚丰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信诚丰”)、浙江中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正智能”)并购时形成商誉的减值。其中,公信诚丰预计商誉减值1.45亿元至1.65亿元,中正智能预计商誉减值3500万元至45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诚信丰和中正智能分别对应大数据服务和生物识别业务,是新国都近年来拓宽业务版图、推进战略协同、进行市值管理的重要抓手,如今却成为拖累业绩的根源。  公开信息显示,新国都2014年开始,围绕电子支付产业链上下游进行了一系列外延式并购,先后收购了公信诚丰、浙江中正、嘉联支付、惠信资信等多家公司。  而上述收购也不乏高溢价。以公信诚丰为例,2016年,新国都通过定增方式以5亿元现金收购了公信诚丰,形成商誉4.33亿元。按照彼时公告,以2016年2月29日为评估基准日,公信诚丰净资产账面价值为3695万元,评估价值为5.13亿元,评估增值约4.76亿元,增值率1287.68%。  在上述交易中,相关方对公信诚丰作出了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00万元、5000万元和6000万元的业绩承诺。2016至2018年,公信诚丰承诺期内业绩完成率为101.57%。承诺期满后首年,即发生业绩刹车。  在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新国都方面表示,公信诚丰业务模式主要为客户提供基于大数据技术的身份认证、运营内容审核和业务审核等综合数据,此次商誉减值主要来自公信诚“未入围其主要客户新一年数据审核业务的主要供应商,并非受到去年大数据行业整肃趋严影响”。  据记者采访了解的公开信息,公诚信丰此前主要客户为腾讯及其关联公司,业务类型为对微信公众号申请进行资质审核。  早在2017年,即有投资人针对公信诚丰业务与客户单一及大数据资源归属等问题提出质疑,彼时新国都董秘对此回应称,公司收购公信诚丰系推动公司征信业务板块发展实施的战略性并购,有助于将公司核心支付业务的数据资源、征信牌照资源与公信诚丰的数据处理能力相对接,从而实现公司核心业务资源的有效变现。  不过,从此次失去大客户对业绩的影响看,其业务协同和客户多元化问题尚未得到明显改善。值得注意的是,去年5月,在征信业务亏损和征信市场复杂变化的背景下,新国都剥离了亏损的征信板块,以降低上市公司经营风险。至此,此前其高溢价收购公诚信丰战略协同业务板块的计划也基本停摆。  另一家减值主体中正智能,主营人脸、虹膜等生物识别技术研发和相关解决方案销售,主要客户为金融机构、公安部等。根据回复函:中正智能商誉减值主要由于2019年中正智能与深圳市新国都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国都支付)进行供应链整合,第四季度工厂搬迁造成出货速度下降,此外四季度对管理层调整导致辞退员工经济补偿。  不过记者注意到,该公司的商誉减值更早发生。往年财报显示,在被并购首年(2015年)完成业绩后,此后两年中正智能业绩均未达标,2017年、2018年新国都曾分别对其计提了总计超过1000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随着近年来新国都并购的活跃,截至2019年三季报,公司账面商誉合计约10.93亿元,约占公司同期总资产的32.92%。  太平洋证券投资银行业务委员会董事总经理王晨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A股经历了“估值对赌化”的乱象,一方面上市公司担心并购估值过高,要求交易对手作出高业绩承诺;交易对手因高业绩承诺要求高估值;高估值导致高对价,高对价再要求更高的业绩承诺,这种恶性循环,最终导致市场积累万亿元商誉。“近年来监管更加重视对标的持续盈利能力的判断:不仅要参考标的所处行业前景、市场地位、核心竞争力、毛利率、客户稳定性、产销量等过去的数据,更要落脚于未来,考虑标的未来能否保持报告期内的盈利表现。”  POS制造主业竞争白热  与活跃的外延并购形成对比,新国都在老本行POS终端制造销售上的市占率、业绩营收近年来却出现下滑态势。  根据2019年中报,新国都在主营收入上主要包括收单业务(55.03%)、POS销售(29.91%)、信用审核(4.71%)、生物识别产品销售(3.77%)、技术服务(2.67%)等。其中,信用审核和生物识别业务对应前述两家商誉减值的子公司公司。收单业务来自嘉联支付,POS销售收入来自新国都支付。  根据去年12月上市公司对新国都支付的增资公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新国都支付未经审计的营收为6.91亿元,净利润为1916.74万元。与截至2018年12月30日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9.86亿元,净利润1.05亿元的数据差距较大。  对此,新国都方面对记者表示,2019年数据仅为新国都支付单体报表数据,未合并其下属控股子公司新国都软件、巴西子公司、迪拜子公司、新国都末微财务报表,无法与上述2018年末数据直接对比。  但记者发现,根据2019年中报,POS销售板块收入同比2018年中报下降了约1亿元。  根据国际知名市场监测和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对全球收单机构和POS出货量的统计报告,新国都在2016年出货量在亚太市场排名第六,而2017年则大幅缩水36%,此后也未见反弹。  对此,新国都表示:截至2017年末,支付业务国际市场全年实现销售收入7300万元,与2016年同期略有下降,出货数量与终端产品构成、客户需求等变化都密切相关。国内市场方面,新国都支付的终端销售在经银联认证的厂商中持续排名前五。  不过,记者注意到,新国都的终端制造优势主要停留在传统POS领域。在国内市场上,近年来智能POS对传统POS的替代速度极快,也成为终端厂商的必争之地。在银联2016年~2018年三年期间的《中国银行卡发展报告》中显示,智能POS出货量的前五大生产厂商持续在联迪、新大陆、惠尔丰、升腾、艾体威尔中波动,新国都并未在列。  对此,新国都向记者表示:公司对码付设备的业务团队进行重点配置和投入,也在加大投入智能POS终端、聚合支付设备及扫码设备。  有深圳支付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随着POS销售越来越透明化,竞争白热,以前单台机子可以卖到几千元,如今价格持续下跌甚至白送,比拼智能性和一系列增值解决方案,走产业上下游联动的方向是对的,但基本盘根基需要夯实。  和其他板块业绩不断走弱相比,嘉联支付对应的支付业务业绩确实崛起速度惊人,也成为2018年以来拉动新国都业绩的重要增量。自2017年新国都收购嘉联支付以来,嘉联支付从2016年净利润亏损867万元到2018年盈利2.08亿元,提前实现2018年、2019年两年合计净利润不低1.9亿的业绩承诺。2019上半年,收单业务收入也保持了191.76%的增长。  针对是哪些主要业务类型和客户推动嘉联支付高速增长,新国都方面向记者表示:没有绝对大客户的概念,商超、零售、房地产及汽车租赁销售等应用领域均是覆盖的主要行业。

“创新”业务变脸 新国都迎商誉挑战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
中国真实灵异事件|乾隆皇帝的儿子|北京十大灵异事件|越南乳瓜|清朝第一位皇帝|巨骆驼蜘蛛|面积最大的湖泊|温州动车事故真相